丧了吧唧的痴女

我想要小吉鸭!!

收到 @awabi鱼包 的立牌和贴纸了

还有小徽章诶

完全超值!!收藏了!

(灬ºωº灬)♡真是超级超级可爱了

画出这样可爱的画的是什么小可爱啊啊啊

(P.S 立牌真的比我想象的大...



被诅咒的617号

 今天是toma小天使的生日,然而我已经来不及再写一篇生贺了。

 所以小天使生日快乐_(:з」∠)_

一个奇怪的脑洞 ooc

  路人s× 鬼魂nino

——————————这里是分割线——————————

 

 我叫二宫和也,我住在山风街第617号,还有…

       在人的世界我被称为——鬼。

       我住在这里已经很久很久了,久到在我还没有变成这样之前就住在这里,那时候我跟妈妈和妹妹一起生活,那时候大概很幸福吧。但是妈妈带回来的一个男人毁了这一切,我已经记不清他的样子了,记忆里只有他的咒骂和妈妈的哭泣。

      那一天,我回到家里,看见了满身红色的妈妈和妹妹,就像穿了鲜红色的衣服,满眼都是红色。然后就是那个男人疯狂的狞笑和闪着寒光的刀,那之后发生的事我都不记得了,再醒来我就躺在地板上,红色已经消失不见,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而我从那时起便再也不能走出这间屋子。

        

        一拨一拨的人来了又走,他们仔细地测量,然后在一沓沓材料上写下几个数字,但无论我站在哪里,怎样盯着他们,也没有人能看到我。被人无视很孤独吧,所幸,我并不害怕孤独。

       

      一个戴礼帽的面包脸是第一个能看到我的人,他告诉我他是死神,而我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鬼,因为我没有死,只是陷入了沉睡。这间屋子的前主人是一个被背叛的悲惨女人,死去以后留下了浓重的怨气,困住了我的灵魂,而且如果我不能及时脱困,没有灵魂的身体很快就会变得虚弱,然后腐烂,那时候我就真的是一只鬼了。

       真是一个疯狂的故事……

       可是我的内心却毫无波澜,对于失去了全部生存意义的我来说,是鬼是人有什么区别

       

      面包脸说只有死神和我爱的人能看见我,这个荒唐的笑话让我哭笑不得。我爱的人都已经离开,而我这样不人不鬼的样子还能去爱谁。

       这之后,对我来说,时间变得越来越慢,生活就是在等待死亡。我讨厌别人来打扰,所以每次有人来,我就会拿起手边的任何东西扔向他们,那些人惊慌的表情令人发笑。但渐渐地他们也不来了,这里变成了传说中的鬼宅,只剩下偶尔来冒险的孩子和觅食的野猫…

      

      后来,一个男人打破了这份宁静,他拖着一个巨大的行李箱,风尘仆仆地闯入了我的世界。我想尽办法去吓走他:故意把杯子打碎,在他的菜里面偷偷加调料,在他睡觉的时候偷偷向他的耳边吹气或者用手去撩起他的头发,可是这个男人或许是真的过于粗神经吧:打碎的杯子只会很快收拾好然后换成无论怎样都摔不坏的塑料杯,总是一边喊着好吃一边大口小口地吃着加料的饭,晚上总睡得太熟不管怎样折磨那张仓鼠脸上面还是大大的笑容,到底做梦梦到了什么啊╮(╯_╰)╭

     这个男人经常自言自语,内容无非是“今天家里又让我去相亲”“中午吃荞麦面”之类鸡毛蒜皮的小事。久而久之,虽然知道他听不到,我也还是会悄悄回答一两句。一个单身男人和一只鬼慢慢开始了和平的生活。

       他回家时总会喊“我回来了”,而我也总是不由自主地回答“欢迎回来

        他看报纸的时候我会悄悄靠在他的肩膀上,享受人类的体温

        虽然我不能吃饭,但我喜欢看着他吃饭的样子

         虽然我无需睡觉,但我喜欢躺在他的身边,盯着这张仓鼠脸,fufufu你知道吗,这个人早起的脸真的很有意思呢

        我好像越来越惧怕孤独,这不是一件好事。

       

     今天那个人出差了,匆匆忙忙地跑了进来,拎起行李就出了门,不过仍然没忘了说我出门了,大概是个家教很好的小少爷吧。不过话说回来领带还是一如既往打得歪歪扭扭的,有时候真想替他系好啊…

       我不知道他走了几天,我也不知道原来我已经这样习惯那个人的存在,原来没有他的房子会这么冷清,原来没有他的体温这张床这么冷这么令人不舒服。这份孤独慢慢转变成了奇异的恼怒,在他回来的时候,我要好好吓他一次,我这么想。

       因为不知道他会哪一天回来,所以我早早地翻找出了以前参加学园祭的长假发和妹妹的一条红裙子,在空中漂浮的少女,大概他会被吓得半死吧。那一定很好玩。

        终于到了那一天,钥匙转动的声音响起,我赶紧套好衣服,背对着门口,dvd里的恐怖电影也准时开始放映,女鬼呜呜的声音使我格外满意,他的反应会是什么呢?

      咔嗒,门打开了,空气安静了几秒钟,然后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那家伙不会跑了吧,正要转头去看,却一下感觉到自己被抱住了。

       ?!

       “ kazu…我终于…终于见到你了”

       为什么?为什么要用这么悲伤的声音呼唤我的名字?还有,“为什么你看得到我?你到底是谁?”

       “ 啊,初次见面,我是樱井翔。”

        二宫仍然呆愣愣地看着樱井,“樱井翔…谁啊?”

   “ kazu你果然不记得我了吗?也是,对你来说我确实也算初次见面,不过你也一直在窥探我的生活吧,小变态。嗯?”

      二宫不自然地猛然转身,“说什么啊你,我,我根本就没看过!”不过红红的耳尖却暴露了一切。

       “是吗?那杯子大概是自己摔破的?那么多盐是我自己放进去的?还有半夜凉凉的小风,我不知道kazu这么喜欢我,已经寂寞地爬上我的床了呢…

      “别说了!”二宫的脸已经彻底红了,他不甘心地揪住樱井,质问到:“你到底是谁?”

       “我说了,我叫樱井翔,是你的爱人。”

       “ 好好说话。”

       “也许,暗恋者?”

       “ 好好说话。”

       “ 咳咳,跟踪者。不过确实是暗恋你啊。”樱井顿了顿,掏出一本记事簿递给二宫,“那个面包脸说唤起你的记忆这一切就都结束了。喏,看一下吧,这是关于你的所有事,我们其实很久以前就见过面了哦。”

       翻开记事簿,樱井笔挺有力的字迹记叙了全部的故事:

        “ 你是个奇怪的男孩。你总是穿着件白色的衬衫猫着背推着那辆越野自行车,慢慢悠悠像个老年人。可是骑上车子顺着公路坡道而下,你又会变得像只自由的鸟,别人的目光连你的衣角都触碰不到,只能感受到你飞过带起的那阵风划过身旁。”

        “ 你好像总是笑着,云淡风轻,可是眼睛里的悲伤却无法抑制,今天你的脸上带着些青紫,你跟朋友说那是摔倒的擦伤,可是明明这一路你都稳稳地骑着车没有摔倒,那很明显是人为造成的,究竟是谁?”

        “ 为什么我不敢靠近你,为什么不敢对你表达我的情感,你眼中的孤独令我心疼。”

        “今天你跟女孩约会了,这种被揪住心脏的感觉大概叫做嫉妒吧。 我想占有你,在你身上留下我的痕迹,我想的发狂。”

       “ 今天你没有来学校,你怎么了?”

        “二宫和也,你怎么能,怎么能轻易离开我。病床上的你脸色苍白,无论怎么叫都醒不过来。为什么你不告诉任何人呢,关于你继父的事。对你母亲的家庭暴力,酗酒,吸毒,足以把他用法律赶出你们的家。你知道吗,这个男人因为吸毒过量,产生幻觉,杀死了你的母亲和妹妹,与你搏斗时他已经临近死亡,因此并没重伤你的身体。可你为什么失去了意识,你的灵魂在哪里,求你,别抛弃这个世界,别抛弃我。”

       “ 今天一个面包脸男人来找我,这个男人讲了个荒唐的故事,并且让我住进你家去唤起你的回忆,如果你爱上我,我便能看见你。我不相信鬼神,可是你的灵魂却让我放心不下,也许我可以试试。”

 ……

 “ 我搬进617号已经半年了,你并没有现身,大概是不爱我吧,没关系,因为我已经感受到你的存在了,像个小恶魔似的在恶作剧,又像只小动物一样黏在我身边,如果能陪你走完这段孤独的旅程,不爱我又何妨。”

       “今天我要去出差了,你会想我吗,kazu…

      看完最后一行字,二宫猛地抬眼看向樱井,不知何时泪水已经盈满眼眶,樱井上前轻轻取下他手里的本子,用手擦掉他眼角的泪水,“你会爱我吗,二宫和也?”


    二宫直直地盯着樱井的眼睛,那眼里的温柔让人沉溺其中,他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然后鼓起勇气凑上去吻住了樱井的唇,却一下被樱井抱住,无法逃脱,只能慢慢深入。二宫的气息渐渐不稳,樱井的温度让他心悸,他更用力地抱紧了面前的男人,就像要融进彼此的身体一般。

       接下来的事就是水到渠成的了。与樱井互相表白了心迹的二宫,变成鬼以后第一次感受到了阳光的温度----因为这份爱情将诅咒轻而易举地解开了,二宫顺利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休养了几个月以后,他的身体完全恢复了正常。

       现在?现在他们当然还住在617号,不过617号已经不是什么鬼宅了,而是一对夫夫幸福的家


伪番外:

From 心力憔悴的前房主:

我承认是一时贪图这家大儿子可爱的脸才扣住他不放的,但是我一看你们两情相悦就放你走了啊,现在反过来虐我(狗)是什么意思!!!=皿=好,你们很可以。

我的设定是被背叛的女人啊,为什么世界对我这么残忍,死神大人,人间太可怕了,快带我走吧TAT


————————————end————————————————

总觉得看不见这件事,跟夏目友人帐的设定很像

“好好说话”是我化学老师的口头禅,一个翻云覆雨的女人

fufufu~

不过在我看来化学比鬼可怕多了就是了...